混乱邪恶向杂食党一只

黑化光战预警

泽菲兰从昏迷中清醒时发现自己还躺在教皇厅的房间里,他以为过去的事情都是梦境直到看见坐在床边的光战,原来光战搬空了他那间屋子里的一切,连小物件的摆放都是他最顺手的方式,所有人都当他已经死了就连他的遗物的去向也无人在意,他感到这个房间里的东西都被光战视为藏品,而自己则是其中最珍贵的一件。他认为光战所求的不过是维持虚幻的平和,伪装成什么都未曾发生。可是就如他许多次选择不为旁人接受的道路一样,这一次他依旧选择拿刀刺向光战。勉强维持的平衡被打破,赛文利安有点担心助手的精神状态,从死宫回来他就醉心于修复灵魂的方法,大家都说光战所期望的将蛮神化的灵魂复原不过是一厢情愿,然而他还是一意孤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