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向杂食党一只

私设光泽妃,奥尔公式光

光战并不是只有一个,如果说公式光是太阳,那另外一个就像月亮。没人见过她露出脸,总是沉默地达成一个个任务。在一切都结束之后,两人曾经进行过一次谈话。最终光战选择把一切还给海德林,自己作为普通人生老病死,她则选择留下来,作为平衡者游走于各个次元。
这个世界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当收集大量水晶之后诚心祈祷,就会有天使降临把灵魂带到天国。而实际上这样做的人都丢失了灵魂,没有人能查出来这些灵魂都去了哪里。然而穷人都带着这样的祈愿渴望去天堂。
泽菲兰从人贩的手中逃出后已经在沙漠里走了两天,自从他的精灵村庄被战火毁坏后,他就流落在外靠打猎和偷窃求生,直到被人捉住准备运送到沙漠另一边的都城。广阔的沙漠里没有食物也没有水,走了两天他已经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以为自己就要死在烈日下,意识模糊间看到一双鞋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你希望被救赎吗?”他撑着最后的力气点了点头。
醒来后自己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声音的主人穿着袍子把脸盖得严严实实示意他去洗澡,洗完对他的外貌挺满意的样子,桌上放着美味的食物,神秘人正在煮汤一边温和地跟他搭话消除戒心,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习惯性地撒谎,但是神秘人笑笑似乎不以为意,并提出是跟他学一门手艺还是再找个收养家庭的提议。
泽菲兰选择了学习手艺自食其力,于是与神秘人走了很久来到一处废弃的修道院,里面都是濒死时被神秘人捡来的孤儿,大家每天轮流跟神秘人学习战斗技术或一门手艺,或者打理菜地准备晚餐。院里有两个大一些的孩子灰石和光,听说是一起流浪时被捡到的,负责帮助神秘人处理事物。在大家的努力下,过上了虽然贫苦但是井井有条的生活。然而外面的世界却一天也少不了纷争,终于有一天不知哪一派的势力打了过来,威胁要铲平修道院,这时泽菲兰才第一次见识到神秘人出手,败军慌乱地逃离留下一地狼藉,小些的孩子心疼菜地被踩坏大些的孩子却意识到这里已经不再安全,很快就有使者受命前来邀请神秘人。大家看着神秘人和那些虚情假意的人周旋一边开始帮他们寻找自己的落脚处,有的孩子被推荐去当学徒,有的去学院学习,有的进入冒险队,也有的找到自己的收养家庭。灰石最幸运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原来他是被女佣偷走的,亲生父母希望他回到自己身边然而他却担心光想让父母一起收养,光却拒绝而是选择加入冒险队两人只能依依惜别。泽菲兰则是被一家丧子的修道士家庭收养,临别前他问从未露面的神秘人是天使吗?神秘人沉默了一下,说自己既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只是按照本心去做事。最后神秘人给了他们每人一根项链,以后说不定还能认出彼此,随后就失去了踪迹。
十几年时间过去了,泽菲兰也成为一个青年才俊,养父母培养他成为一名教皇座下的圣殿骑士,很受高层器重。然而战事越来越多,魔物也四处肆虐,不知何时前线出现一位几乎百战百胜的英雄,更听说他有雄厚的盟友背景。泽菲兰只是在庆功会上匆匆瞥过一眼就再也没放在心上。英雄受到教皇国的邀请共商大计,然而泽菲兰却发现他暗中和希望推翻教皇的异端势力有合作,严肃地警告却被回敬即使有魔物在外人们也不忘记互相争斗,魔物给了暂时的团结,一旦魔物打败人们将成一盘散沙,到那时你还会游离在斗争外坚持你的正义吗?泽菲兰无话可说。后来英雄联合骑士团元老向教皇逼宫,泽菲兰为了保护教皇阻止他们偷袭英雄,却被英雄身边的伙伴挡在身后,看到盾牌后的脸泽菲兰依稀记起儿时的同伴。盾牌咯咯作响即将碎裂时仿佛时间禁止一样,一只手将攻击化为无形,英雄认出了手的主人十分惊讶。
在对视中英雄看见了神秘人的记忆,原来另一个光战吞噬了佐迪亚克,在无尽的岁月中她意识到没有绝对的平衡,虽然从规则上禁止了蛮神的出生但是人们的情感和罪恶总需要一个存放的地方,于是在海德林的默许下她成了灾害的散布者调节者,有绝望就有希望,有战争就有和平,这又被称为勇者的游戏。她一直忘不了教皇厅的事情然而因为与公式光的约定,她不能去染指奥尔什方的灵魂,然而她却可以去寻找泽菲兰的。泽菲兰的灵魂因为降神四分五裂,她每一个世界都去寻找然后拼凑起来再投入世间温养,这一世终于变回了一个完整的灵魂。然而巧的是奥尔什方也转世在这个世界,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光战在追寻奥尔什方,两人在种种磨难之后还是相遇了。
囚禁教皇受到保皇人士的谴责,在反对中公式光和灰石被捕入狱,并因妖言惑众判处火刑,前夜神秘人又找到公式光说自己能把他带走却被拒绝。公式光说如果自己的死亡能带给民众觉醒那万死不辞,并希望神秘人能替他向灰石传达自己的心意。行刑当天突然下起暴雨,有人民认为这是上天的旨意,支持者也在计划救出他们,终于在一片混乱中不了了之。
这时又有消息传来,教皇畏罪自杀,人们在他的住所发现与魔物勾结的证据,事情牵连甚广。进一步调查发现,原来是教皇器重的泽菲兰借机杀死他,在压力下他们不得不关押了泽菲兰却也在努力为他减罪辩护。有人怕泽菲兰说出更多的秘密在审判前逼他喝下毒药,第二天公式光听到噩耗只能弄了一个小型的仪式将他以一个骑士身份下葬,在整理遗物时看到那根项链才想起他们原来曾经是自己的同伴。此时神秘人再次出现向他道别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下面的历史要靠你自己去书写,于是带着重任,他与灰石还是要么互相扶持着走下去。

泽菲兰以为自己喝下毒药后已经死了,他看到自己的尸体倒在地上,回过头就看见神秘人,站在他身后,要带他一起走,她已经等了太久了。

公式光在睡梦里笑了笑,另一个时空中的猫魅望着夜空抖了抖耳朵,看着书的精灵抬起头若有所思,巷子里的男人突然流下眼泪,赶路的拉拉肥停下脚步,而他的同伴正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