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向杂食党一只

№40

民国时期一个青年投奔大城市的远房亲戚求学,远房亲戚在一家府上做事,就给安排在府上的空房间生活。府上的老爷是个严肃古板的中年男人,管家也同样是不好糊弄的角色,大太太把持家中事物,姨太太擅长交际,下面的大少爷跟着父亲做事,大少奶奶似乎信佛从不见露面,小少爷在远洋留学,还有虽然看门却是大太太心腹的老婆子。青年严格记住父母亲戚的叮嘱,谨言慎行,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某天的一个雨夜青年好心把伞送了一个女子自己淋着雨回去,过了不久府上渐渐产生了闹鬼的传言,而此时,留学在外的二少爷学成归来,老爷召请同僚庆贺。在宴会上青年又看到那个送伞的女子,与二少爷打得火热,在心中哀叹的同时也只能默默退出。连绵的雨越下越大,同时有人在花坛的淤泥里发现死去的管家,老爷震怒下令彻查此事,而大太太也在此事病倒,据说是冲撞了什么。家务只能暂时由姨太太负责,一边是府上烟雾缭绕做法事,一边是姨太太宴请宾客,隐隐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终于一次偶然间青年在老爷房中撞见那个女子,才知道她把家中三个男人玩弄于掌心。痛惜其不自爱却被反驳得哑口无言,说起来不过又是一件陈年旧事,她本为烟花女子,被老爷看中带到府上成为二太太受到宠爱也遭大太太记恨,在设计下她被弄死,大少奶奶也参与此事却因她死状大受刺激。灵魂四处游荡的她在一次巧合中重归人世,发誓要报复回去。正在她自白时老爷带着法师和下人前来捉拿,本以为她会当场殒命,却被赶来的姨太太救下。
城里是繁华之地,而阴暗处也有妖异滋生。一个女妖一个女鬼,起因也不过是想看看女鬼的怨恨能有多大能耐然而在日复一日的观察中不免动了心。被青年一语道破后姨太太携佳人离去,老爷颓然把家中大权交给大少爷,二少爷受到触动再次奔赴远洋,青年也因得到外地某学府的邀请告别亲戚再次坐上离别的火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