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向杂食党一只

№46.大概是魔法学校背景

游学旅行结束的那个夜晚,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未来的预言,在旁人或是语焉不详或是美好祝福的纸条中,唯有他的如同仇家写的诅咒:你会在今晚召唤出恶神,杀害船上的水手,最后死于同学手中。他对内容嗤之以鼻并把纸条团起来扔进海里。夜深人静时,船外的风浪却渐渐大起来,在大家都打开门不安地向外张望时,他跳下床铺来到餐厅,水手们正在用餐,他们仿佛着了魔对他说着奇怪的话,对危险毫无察觉。原来他不过是主使者计划的一个替罪羊,他放弃自证清白而是赶在外人来之前离开此地,于是学校里又多了恶魔的传说

严格地说泽菲兰是被塔塔露骗到黄金港的。
彼时他在基拉巴尼亚刚完成一次交火任务正在空闲期做些杂活,塔塔露话里话外都是“光战很想你希望你和他共度佳节”,结束通讯没多久,又有传令兵传话说最高指挥官笑眯眯地批准了并且祝愿玩得开心,于是他不得不打理好简单的行李。
到黄金港刚一落地,还没来得及跟光战打声招呼就被埋伏在旁的塔塔露一行劫走带进商会梳洗打扮穿上东方装束,再来到光战住的望海楼,光战风尘仆仆的像是刚打完讨伐回来,正蹲在套间埋头苦吃,听到门口的响动抬起头,一眼就看见在塔塔露旁边特别显眼的泽菲兰。
泽菲兰换的东方装束裤子露出半截小腿,又穿着木屐,他的皮肤本来就白,这些平时包裹在盔甲下的部位更是白得透明。
光战看...

咕定队一直神隐的队长突然提出今晚有活动的消息,作为代理通讯员的战士只得一个个通知到位,却没想到通知到骑士的时候通讯贝怎么也接不通,他想起今天是骑士轮班的日子就决定去银盔团休息室找他。他还是第一次开骑士团的休息室,看门人时常见他在骑士身边出现也没拦着,他在休息室一排排更衣橱间绕了几圈都没找到骑士的身影,拉住一个路过的问,小骑士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旁边一个侧门,战士只想着找人却没想到里面是浴室,只得在蒸汽间一个个找过去,大家都在洗澡就他还穿着来不及换下的校服,战士感到许多眼睛都在盯着他,最终在一个隔间看到骑士背对着他在洗头,正摸索着挂在墙上的毛巾战士递过去,骑士道了声谢,战士这才把通知发送到位,...

№45

王子在国外游学中意外去世,消息被媒体传到国内后,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皇室。如今皇室子嗣单薄,王子一代更是只有他一个,皇位面临后继无人的危机。然而皇室一直不透露新任王储,有媒体更是发现王妃频繁出入教堂,猜测她是否因过于悲痛向上帝寻求安慰。运送棺椁很快办好了手续,然而在媒体严阵以待的交接的当天,运输机在众目睽睽之下坠毁,一时间将两国的关系降至冰点,各种不利的言论尘嚣日上。就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之时,与此相隔一片海的a国,一位年轻的快递员从运输车里醒来,他摸了摸不断震动的手机,又有新的委托了。

№44

城市在施工中突然地面塌陷露出一个大洞,有人下去探查后发现底下是另一个世界。相关人员组织了调查队,花了难以想象的人力物力勉强建成了前哨,却停止下一步的调查,于是便把目光转向了民间人员。年轻人是这次调查的指挥,说是指挥但是实际权力还不如旁边副指挥,地下并不是一座空城,永远想不到道路两侧会冲出什么东西,一开始的常规武器已经派不上用场了,望着前面还无穷无尽的道路,他决定找安全区埋藏物资再撤回前哨修整,此举受到副指挥和大多数人的反对,加上前面的种种口角,年轻人被就地免职踢出了这项行动。后来听说留下的人在夜晚受到大规模袭击死伤无数,有人把这次失败归结为他的任意妄为,说好的报酬也没了踪影。他过了一段不顺心的...

№43

实验室唯一一条存活的珍贵的人鱼,从外观看是成年男性的模样,色素很淡,猜想是因为生活在寒冷深海光照不足,至今没弄清繁殖模式,杂食,似乎能从捕食对象获得进化方向,有一天,饲养员在喂食时不小心划伤了手,一切都变了
没人知道它是如何整合了人类的行动方式,它静静地观察着人们,直到它打开了水族箱并顺利逃走,才发现管理漏洞,于是封锁区域地毯搜索,偌大的住宅区却再也没有发现踪迹,直到两个月后小区修整才在楼间的夹角处看到某种茧状分泌物的残骸

我的单词是巴哈呢

一点脑洞【大概是光战x希都】

多年后伊修加德终于开放了住宅区,光战在里面买了栋房子,隔壁就是希都【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搞到的】和莉艾勒的小家
大概又过了段时间,光战回来时手中抱着一个孩子,被问及时表情有点尴尬。“你一定是被碰瓷了,这东西看上去就是一只猫崽子,纯的。”希都笃定,看到一脸好人相的光战非常无奈
于是小猫仔就被留下来,虽然光战说着要为他找个好人家但是由于事多就一直搁置下来。希都时常能看到光战把猫仔托付给周围的妇人帮忙照看,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于心不忍就偶尔帮他一把
大概是气场过于慎人猫仔只要在他怀里就大哭不止,然而一闻到奶瓶就安静下来。而莉艾勒就和他相处得很好以至于学会的第一个词是姐姐【如果对着希都喊妈妈就更好了x】

黑化光战预警

泽菲兰从昏迷中清醒时发现自己还躺在教皇厅的房间里,他以为过去的事情都是梦境直到看见坐在床边的光战,原来光战搬空了他那间屋子里的一切,连小物件的摆放都是他最顺手的方式,所有人都当他已经死了就连他的遗物的去向也无人在意,他感到这个房间里的东西都被光战视为藏品,而自己则是其中最珍贵的一件。他认为光战所求的不过是维持虚幻的平和,伪装成什么都未曾发生。可是就如他许多次选择不为旁人接受的道路一样,这一次他依旧选择拿刀刺向光战。勉强维持的平衡被打破,赛文利安有点担心助手的精神状态,从死宫回来他就醉心于修复灵魂的方法,大家都说光战所期望的将蛮神化的灵魂复原不过是一厢情愿,然而他还是一意孤行

№42大概是一个配角的一生

a是个男孩,家住在某个领地中,从小就被骑士的形象所吸引希望未来能成为一样的人。邻居家是个女孩,两人青梅竹马一起玩耍,本以为未来会和小时候玩的结婚一样组成家庭,女孩在街上被路过的老人看上认为她资质优异推荐到大城市的魔法学校学习,此时男孩也长大了被领主的护卫队录用,两人依依惜别约定下一次见面一定会成为骑士/魔法师。
a的舍友正与邻村的女孩热恋中,时不时两人互赠礼物带着护卫队大家一同沾光吃狗粮,a有时也能收到女孩从学校寄回的信件,里面讲述大城市的见闻,聊以打发时间。护卫队里都是年轻人,难免会去一些大家都懂的地方,a和舍友因为自己的爱人不愿意去,每次不免都被取笑一番也不以为意。队里还有一个有点阴沉的年轻...

发掘炼金术任务时,发现用的只有遗体和会长的记忆而已,幻杖是玩家做的,它本身不含有任何逝者的以太痕迹,其品质可以代替召唤用水晶?而且任务里会长的话也很有意思,活在记忆里,只要他还在,她就不会消亡,说不定那就是从回忆中诞生,依附遗体暂时显形的蛮神,只是供能不够消散了……

网购局限性还是挺大的
洗护用品化妆品,看到那么多假货后,只敢熟人代购/实体店
世界各地的零食,文化用品,电子音像制品,小众爱好,倒是网购方便快捷
衣物,大衣毛衣裤子皮鞋凉鞋运动鞋内衣,大件贵重的,还是实体店去试穿比较好
网购适合买运动款t【白色怕透还是要去实体店】,内裤袜子,帽子配饰,洞洞鞋休闲鞋

1 / 7